傳承與開創 開木斯與和成的極致象限 Quadrant Of Creation

2023/12/29 5213

一個經典品牌的成長與茁壯,是智慧與毅力累積而創造的文化與記憶傳承,和成欣業就是這樣的一個企業。老牌企業從自身價值作為基礎,更無懼於跳出舒適圈、面向東南亞,透過創造國際經驗與文化跨域想像展現屬於品牌的獨特價值,與「Caymus Vineyards 開木斯酒莊」的家族傳承與毅然布局國際的積極創新精神,有異曲同工之妙,這點,和成菲律賓董事長邱柏君最有深刻感觸。這一次,我們透過和成持續專注於「體驗」與「創新」的挑戰與機會,聊聊一個專注於生活觀點的品牌領導者,如何展現屬於自身獨特的觀點,為風格視角展現最精彩示範。

「有的時候,就是困難的事情才值得做,因為簡單的事情大家都會。」在台灣,如果說到衛浴設備,和成絕對是你第一個想到的品牌。已近百年歷史的和成,雖然在台灣早已是家喻戶曉的衛浴設備品牌,但它的事業觸角早已不止於此,不但延伸至科技陶瓷等不同專業領域,甚至是傢俱傢飾、系統櫥櫃等多種領域都可以看到和成之名,「很多人覺得和成就是做馬桶的,但現在只要打開家門,你從家裡客廳、臥房看到的任何東西可能都與和成有關;你所有會注意到的領域,甚至大部分的人從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覺,所有空間都可能與和成有關。」

邱柏君說得自豪,這位和成的「第三代」秉持和成老品牌的精神,述說著自身雖然有中壯年人的穩健與豐富經驗,但想法依然相當年輕,「和成現在是我們堂兄弟一起經營,讓品牌得以永續成長一直是我們的期待,最好可以再10年、50年,甚至是100年。」從年輕、創新的想法出發,讓和成在1997年以「一張白紙」的姿態進逐菲律賓市場,這些不一樣的想像,在身為菲律賓董事長的邱柏君積極擘畫下,也走出了相當精彩的一片天空,這與位於加州 Napa 的開木斯酒莊,有著極為相似的思維觀點。

開木斯酒莊是加州葡萄酒的經典品牌之一,於1971年由創辦人 Charles F. Wagner、妻子 Lorna Belle Glos Wagner 與剛從高中畢業的兒子 Charles J. Wagner 所共同共同成立,以「家族酒莊」為品牌思維核心,從創建始就決定將重心放在高品質的 Cabernet Sauvignon 自釀自銷,第一代的家族團隊投入了超過30年的時間來建構酒莊價值並建立品牌知名度後,延續家族精神的第二代團隊更將重心放在種植高品質的釀酒葡萄,以創造更有個性與風味層次的經典佳釀,兼顧了「奠基傳統」與「開創新局」的精彩樣貌,這與和成的積極創新且重視傳承,有著異曲同工的相似。

確實,和成從傳統製造產業進軍生活風格產業,更從已有相當事業基礎的台灣,進軍東南亞這個新興市場,的確是不容易的一件事,「但你要相信自己人的能量,碰到困難要直接面對,自然會找到出路。」邱柏君指出,當初選擇菲律賓作為進軍東南亞的基地,看起來好像很「衝」,但其實有經過精密計算;他說選擇菲律賓作為「前進基地」的原因,主要是看重在地勞工的人格特質—在東南亞地區,菲律賓的英文普及率是最高,也有虔誠宗教信仰,人格與個性也較為穩定;此外,菲律賓相勞動力較為年輕,個性也比較熱情,「說真的,從成立到企業慢慢穩定發展,我們其實很感謝這群在地員工的協助,他們是很重要的夥伴。」邱柏君說,和成在國外開設工廠時,絕對不會是帶台灣人到當地工作,而是仰賴在地員工的團隊合作,所以當他接手菲律賓工廠時確實相當很期待與在地夥伴好好合作,來創造不一樣的成績,而這樣的思維,也讓和成在菲律賓屢創佳績。

邱柏君說自己在和成菲律賓分公司的確是如魚得水,「因為我英文也通,我的學歷確實也幫到我。」曾在外商工作過一段時間的他,1997亞洲金融風暴後決定重新進修,在經過一段時間歷練後才決定回到和成,「回家」貢獻自己的能力。問起和成在台灣、東南亞與大陸分公司的經營規劃有什麼不同,邱柏君說得很直接:「因為各地的文化均有不同的『在意』,和成是把每一家分公司當成獨立個體來看待。」在海外,除了秉持傳統和成精神之外,在各地均會融入在地觀點,讓企業能與在地共榮:「我在菲律賓大概十年的時間,發現菲律賓人是自尊心非常強的民族,不能隨便責罵。」笑說對菲律賓人必須慢慢引導,把新的概念慢慢灌輸到他們的工作態度中,「而且,要讓這些觀念潛移默化變成他們『自己的點子』,創造屬於自身自豪感,讓當地員工更願意投入其中。」

舉例來說,當covid-19肆虐之際,邱柏君把工廠持續營運作為第一要件,因為擔心工廠內的工人如果一個月無法上班可能生計都無法維持,所以,和成不但在停工時仍發放半薪給基層員工,更利用菲律賓「生產防疫產品就不用停工」的政策規定,開發了「臉護士智能防疫防護裝置」:「我們大概花了半年研發裝置,除了要因應工廠持續經營外,也希望在疫情防治上盡份力量,所以當我們一開始復工時,大概95%的員工都回來復工,讓我們很開心,也很有成就感。」邱柏君雖然用猜測的語氣分析,或許是肇因於和成把員工都當成家人,因此向心力很強的緣故,但笑容中帶著自豪的語氣,你確實會在此感受到屬於他的成就感。

說自己過去是很「衝」的人,邱柏君覺得這些年自己被「磨」得愈來愈有「耐心」,這幾年在菲律賓的經驗讓他瞭解,人都是獨立個體,而每個人的理解程度不同,所以在面對員工的需求上,更必須仔細聆聽,「現代人常常在聽別人說話時並不是真的『聽到』,我覺得面對面地相互理解、仔細聆聽,才是重點。」有時候並非語言隔閡,人與人對話時確實必須要仔細觀察對方一舉一動,這是理所當然,「這跟品飲一支葡萄酒很像。」邱柏君告訴我,「專注觀察」是種訓練,從等待到種種細節的注意,都是重點,「所以我一直覺得,我是在跟葡萄酒在學做事。」

他說自己的「老師」就是手中這杯來自開木斯酒莊的「那帕山谷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Napa Valley Cabernet Sauvignon」,這支邱柏君形容很活潑、奔放,一開瓶就很「順」的葡萄酒,確實是值得細細品味的佳釀,「它不是讓你囫圇吞棗地喝開心的。」笑說台灣人的拼酒文化其實浪費了很多好酒(「這很可惜。」邱柏君對此又加了一個註解,可見他對這狼吞虎嚥的拼酒文化頗為在意),「你慢慢品味一支葡萄酒,當你現在品嚐跟半個小時以後再品嚐,風味都會不同,如果再搭配些小點心,又會創造不同的風味。」

說自己不太喜歡在宴會場合的「乾杯」(「這很可惜。」他又強調一次),邱柏君說自己年輕時在美國喝的是啤酒,因為喜歡那種「灌入喉嚨」的痛快感,「當時覺得葡萄酒好無聊,不夠爽快。」但現在的邱柏君,已慢慢知道如何去體會葡萄酒的滋味:「就像尋找在葡萄酒中的風味一般,我在工作上時時刻刻都在尋找屬於自己的樂趣。」對什麼事情都不排斥的他,認為在任何事上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學習到新的東西,這就是很棒的一件事。」

問起邱柏君對那帕山谷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Napa Valley Cabernet Sauvignon 的想法,他的回答也很直接:「她平易近人,也是非常有層次的酒。」說如果要在特別的情境下品飲這支佳釀,他可能會在生日,或是小孩準備完成他們終身大事的喜宴上,「『慶祝』的情境,就是最值得的時刻。」說自己很慶幸年輕時就因為長輩的薰陶,讓他體會到屬於葡萄酒的美好,因為體驗美好的事物要從小開始學習,這是豐富人生的閱歷的手段,如果太晚接觸而讓自身的經驗值不足,會浪費掉自己在生活的過程中品嚐美好的機會。」

所以他期待能愈早接觸不同生活體驗的觀點,這樣才能在裡面找到自己喜愛的視角,「當你一直往某方向琢磨,你會愈來愈懂的這方面的學問。」邱柏君也認為,這是開木斯與和成最相似的地方,除了它們都是希望可以「永續傳承」的品牌外,你也可以在不同的面向中找到喜歡它的地方,「而且,兩者也是永遠會有『新想像』的精彩品牌。」

Words: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y:Leon Hung



相關文章

屬於自身的執著 開木斯Caymus Vineyards與巴哈姆特的極致思維碰撞

屬於自身的執著 開木斯Caymus Vineyards與巴哈姆特的極致思維碰撞

走進巴哈姆特的辦公室,你會被一整面擺滿遊戲公仔的牆面所震撼,加上互動空間裡各式各樣的遊戲主機,絕對是高喊「巴哈我大哥」的遊戲玩家們的夢想之境。笑說自己就是喜歡分享的陳建仁品嚐著手中的帶著深紅色澤的,C...

【聖誕跨年派對推薦】高雄 饗任性精緻燒肉 與葡萄酒的極致美味

【聖誕跨年派對推薦】高雄 饗任性精緻燒肉 與葡萄酒的極致美味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是很多燒肉店都有的熱鬧氣氛,但高雄的饗任性燒肉絕對是把歡樂發揮到最高點的翹楚,Candy 與恬恬兩位美女創辦人因為熱愛美食美酒,又喜歡與朋友分享,為了讓自己與好友能夠吃好喝好、輕鬆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