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真滋味 開木斯與新東陽創造世代的記憶想像

2023/12/15 6597

創造一個世代的獨特記憶,是每一個企業期待的極致目標,這是除了基業成長與茁壯外最重要的成就感,而新東陽就是一個讓台灣人充滿記憶的經典品牌。在不斷的記憶積累與轉化創新中,展現屬於在地經典的樣貌,新東陽創造了台灣人共同的生活體驗,Caymus Vineyards 開木斯酒莊亦如是,而這些觀點的累積與潛移默化,身在新東陽這個經典企業的總經理麥升陽確有深刻體悟,這次我們與他面對面,暢聊身為「經典記憶」品牌的領導者,如何展現屬於自身獨特的觀點,為生活風格展現最精彩示範。

你一定在不少報導中遇見麥升陽,但面對拿著葡萄酒杯品飲紅酒的他,卻是第一次。笑說很「熟悉」加州葡萄酒的麥升陽,說自己與葡萄酒的緣分其實與「做學問」有關,他告訴我在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求學時,學校有一個學院—葡萄種植與葡萄酒學院 Department of Viticulture and Enology—讓人總是趨之若鶩、念念不忘,「但根本擠不進去!因為課程都跟葡萄酒有關,對大學生來說,就充滿期待呀!」

想起求學經歷,麥升陽聲音中帶著笑意,而他也覺得葡萄酒就是生活的重要部分,他說自己在剛回國時,新東陽開始規劃代理葡萄酒的事業,他也就在一次機緣下到法國進行考察,「那個11天的行程,我們幾乎都在品酒、試酒的環節中度過。」新東陽最後選擇合作的酒莊是一方面大家都喜歡這個酒莊的葡萄酒,但更重要的是他很喜歡這個酒莊的生活觀點:他形容那個長的像城堡一樣的酒莊後面有一片樹林,天氣好的日子,一大早酒莊的小兒子就會拿著獵槍、帶著獵狗就到樹林裡去打獵,晚餐就是搭配葡萄酒的野味:「你會發現,在台灣好像沒有機會過這樣愜意的生活,但在這裡,這些元素都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笑說這好像「生活在電影中」,麥升陽說,這是他最享受的生活真滋味。

他說,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些「嚮往」,而這樣的生活經歷因為與葡萄酒有關,也因為如此讓麥升陽更想要去瞭解屬於葡萄酒的世界,「現在年紀慢慢大了,對於葡萄酒的想法或許有些改變,但對我來說,葡萄酒確實仍然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說自己喜歡與朋友「分享」,對麥升陽來說,「好」這件事有三個要件—第一,一定要有舒適的體驗,第二則會讓你期待「再一次的體驗」,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你會想要把這樣的體驗,跟其他人一起分享。」他告訴我這三個要件缺一不可,「只要少一點,即便體驗再美好,總還是『差那麼一點點』。」

麥升陽杯中的 Caymus Vineyards 開木斯酒莊「那帕山谷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Napa Valley Cabernet Sauvignon」就有這樣的特質,他形容這支酒如果要與朋友分享,絕對是最好的「開場白」—剛嘗試時,雖然會覺得一開始帶有些許酒精的刺激感,但品飲時你可以非常輕鬆的狀態體驗屬於它的細緻風味與層次,而且它與麥升陽個人的生活觀,有異曲同工的相似感:「我喜歡鑽研我感興趣的事物,對於葡萄酒來說,我想知道這支酒釀造時所處的環境,釀造人對於葡萄酒的想像,以及我身邊的朋友在體驗時感受到的記憶連結。」

說到手裡這杯 Cabernet Sauvignon,可以說是最具「Caymus style」的代表性作品。開木斯酒莊於1971年由創辦人 Charles F. Wagner、妻子 Lorna Belle Glos Wagner 與剛從高中畢業的兒子 Charles J. Wagner 所共同共同成立的家族酒莊,從一開始就決定將重心放在釀製高品質的 Cabernet Sauvignon,開木斯酒莊以家族經營的方式管理,完全自釀自銷,第一代的家族團隊投入了超過30年的時間耕耘酒莊價值建立了品牌知名度後,延續了開木斯的精神的第二代家族團隊則將更多重心放在種植更高品質的釀酒葡萄,創造更有個性與風味層次的經典佳釀,兼顧了「奠基傳統」與「開創新局」的精彩樣貌,其實與新東陽對品牌的想像,相當一致。

對麥升陽來說,生活中的種種經驗都是值得與人分享的故事,在與朋友分享這些故事並非「愛現」,而是把一個讓自己覺得很精彩的事情告訴你重視的人,讓他也覺得很精彩,這才是分享的真正意義;而當你開始分享你所知道的故事時,同時也會得到「被分享這個故事對象」的共鳴,對麥升陽來說,這樣的互動才是最精彩的。他告訴我,自己的一位哥哥會在聚會時,會與他分享在這一餐為什麼會用這支酒搭這道菜,以及屬於酒的「來龍去脈」,對麥升陽來說,這樣的分享讓聚會不再是單純「喝」與「吃」。

「吃、喝是來自於人的生存需求,但當人們把吃、喝賦予意義時,整個體驗的層次會更提升,讓體驗更為享受,也是具有意義的過程。」這,也與新東陽存在的意義非常相似。麥升陽的名片背面用燙金印著新東陽的最原始「願景」—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新東陽,這是新東陽持續努力的期待,對麥升陽來說,也是台灣人的共同記憶:「年輕時常常聽到『我從小吃你們新東陽肉乾長大的』,但現在聽到的常常是『我從小吃你們新東陽肉鬆長大的』,這時就會讓我感到疑問:那肉乾到哪裡去了?」大笑聲中,麥升陽分享的其實是台灣消費市場的變化。

確實,肉乾這項食品在現在台灣的消費市場中「更」競爭的食品,在後進者蓬勃發展的現況下,新東陽在「肉乾」領域已經不是唯一了,但對麥升陽來說,肉乾還是新東陽最具代表性的食品,「不過,也要與時俱進。」確實,時代在改變,世代也在改變,新東陽所堅持的本質雖然沒變,但因應時代變遷,呈現的方式也需要改變,麥升陽以肉乾舉例,過去製作的肉乾是「片狀」的,是肉胚一層一層疊出來的,口感確實比較堅韌;但現在的肉乾除了必須考慮口感要細緻一點,吃肉乾時也不想要把手弄的黏黏的,所以新東陽推出的「筷子肉乾」不但將肉胚打碎做成長條狀,讓肉乾的口感變的更為柔軟,另外也有單條肉乾的真空包裝,把包裝撕開就能直接大快朵頤,也能讓年紀比較大的長輩更容易去享受他們記憶中的味道,也讓它拿到了「友善銀髮族」的認證。

「更重要的是,即便食品的『長相』可能不太一樣了,但品嚐它的時候,你還是知道吃到的是新東陽很用心做的食品,這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也是一種對消費者信任的反饋。」而肉乾之於新東陽,就像 Cabernet Sauvignon 之於開木斯酒莊一樣,屬於自身與消費者的共同想像,以那帕山谷卡本內蘇維濃紅酒 Napa Valley Cabernet Sauvignon 為例,開木斯酒莊會在收成期間刻意以晚收的方式讓葡萄果實的單寧與其他多酚物質更加成熟,除了造就優異的陳年實力,也展現了獨一無二的香濃 Caymus style,這都是屬於體驗者的獨特記憶。

生活就是累積的記憶、知識中,創造屬於自己的連結,而一個永續傳承的品牌,也是在這樣的記憶中不但維持傳統的精神,更期待積極的創新,「有些記憶我真的不想抹滅掉,因為這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靈魂,也是這些小事,讓我們的人生更為有趣,也更有意義。」

同樣的,雖然持續積極創新,很多細節,仍是麥升陽在茲念茲、屬於新東陽代代傳承的記憶,這些故事或體驗,或許來自於從上一代傳承下來的工作精神與習慣,或許來自消費者對於體驗的逐步累積,這是屬於新東陽這個經典的傳統品牌走向永續產業的極致思維,「確實,時代在進步,挑戰也持續到來,只有在堅實的基礎上持續創新、進步,才不會被抹滅在時代的洪流中。」話說的嚴肅,但麥升陽卻是充滿自信,他拿著iPad向我展示新東陽店面與產品設計的逐步轉化,聊著這20年間做的不同嘗試,「當我們做什麼,我們的市場競爭夥伴開始跟進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是對的,人家想跟你走。」

現在的新東陽作為傳統產業的「永續代表」,從很早就已在追蹤產品的碳足跡,而近年也開始追蹤產品的水足跡,麥升陽說,這代表新東陽對於資源永續的重視,也是一個傳統產業面對社會的負責任行為,但除了這些,他最想保留的還是人們對於新東陽的生活記憶,「像是以前元宵節時,新東陽都會在店面搖元宵,這樣的體驗與記憶,就是我很想在台灣保留的視角。」一面模仿搖元宵的動作,麥升陽說,現在真的要看到「搖」出來的元宵已經很少了,而新東陽是少數在指定門市有「現搖元宵」的店家,「這樣做並不賺錢,而且費工,但如果把它停掉了,那個屬於我們的記憶也就真的沒了。」

回到前面說的「分享」,麥升陽說自己眼中的分享並不只有實體,更多的是對於生活體驗的感動,「每一個好的體驗都是很棒的故事,但如果沒有人願意跟我分享,就真的讓人覺得太可惜了!」這是屬於生活中的美好,麥升陽認為,新東陽與開木斯酒莊最相似的地方,就是創造了「分享」的美好,「不只是吃喝,更多的是屬於體驗的美好記憶。」

Words:Gershwin Chang

Photography:Leon Hung



相關文章

屬於自身的執著 開木斯Caymus Vineyards與巴哈姆特的極致思維碰撞

屬於自身的執著 開木斯Caymus Vineyards與巴哈姆特的極致思維碰撞

走進巴哈姆特的辦公室,你會被一整面擺滿遊戲公仔的牆面所震撼,加上互動空間裡各式各樣的遊戲主機,絕對是高喊「巴哈我大哥」的遊戲玩家們的夢想之境。笑說自己就是喜歡分享的陳建仁品嚐著手中的帶著深紅色澤的,C...

【聖誕跨年派對推薦】高雄 饗任性精緻燒肉 與葡萄酒的極致美味

【聖誕跨年派對推薦】高雄 饗任性精緻燒肉 與葡萄酒的極致美味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是很多燒肉店都有的熱鬧氣氛,但高雄的饗任性燒肉絕對是把歡樂發揮到最高點的翹楚,Candy 與恬恬兩位美女創辦人因為熱愛美食美酒,又喜歡與朋友分享,為了讓自己與好友能夠吃好喝好、輕鬆聚...